新疆喜乐彩一等 > 桃之妖妖 > 第八章 原来是他

喜乐来:第八章 原来是他

        一只拖着长翅膀的彩色大鸟应声停在了童子的肩上,扑腾着翅膀,叽叽咕咕的叫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童子闻之色变:“不好!少主出事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在哪儿?我们去帮帮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!小妖,我们少主是无上至尊,轮不到你帮忙!玄凤,我们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彩鸟凌空而起,瞬间变大如一只滑翔机,小童一个利索的后滚翻,跳上彩鸟的背就要起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了彩鸟的一只腿,在它就要飞走的一刹那搭了一个顺风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妖!你要干什么?”小童厉声呵斥我,“玄凤,快把她放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不要??!玄凤,玄凤!你真是一只美丽的鸟儿,你的心灵也一定很善良的!你行行好,我也是去帮你家少主的,我没有恶意,求求你不要丢下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彩鸟一声长鸣,冲入漆黑的长夜,并没有抛下我不管,倒是小童,叽叽咕咕抱怨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被一只鸟儿带着飞翔,感觉比莫子言带着我飞行要担惊受怕得多。我紧紧抓住它的腿,我不敢往下看,往下看,是黑压压的世界,要是掉下去,准会摔个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玄凤并没有飞多远,还在光雾山范围内,它突然一头扎了下去,我差一点失手掉落,耳边是刺骨的风,突然失重的感觉让我的心脏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快要落地时,他慢慢盘旋,最后,落在一条山涧旁,夜很静,水声潺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童刚刚落地便飞奔起来,一边跑着一边叫着少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我们不远处的地方,山涧旁的一块大石头上,有一个闪着紫光的球体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色的光,很诡异,丝丝缕缕,像是幽灵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被包围的球体里,困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面朝下趴着,一身玄黄的衣服,头发披散开,遮住脸,遮住半边的肩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童冲过去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,他被反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死心,爬起来继续冲过去,这一次,他跑出很远才开始冲刺,但是,外力越大,紫色球体的反弹力量更大,小童被重重地摔出很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气得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玄凤,眼里闪着赤焰的光,它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紫色的水晶球,突然腾空而起,冲入云霄之中,良久,一团火球落下来,从顶部撞向紫色水晶球。

        玄凤尖叫一声,被弹回半空,羽毛纷飞,它也失败了,水晶球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快要不行了?!毙⊥蘖?,“我明明知道今天他身子弱不能出门,却没有拦住他,都怪我……没想到他被困住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困住了他?”我走近了一些,发现那紫色的球体,不过是一团气体一样的东西----丝丝缕缕纠缠在一起。没想到,婆婆嘴里那么厉害的莫之言,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试试!”小童招呼玄凤,“玄凤,我们同时用力,只要破开一个口,就可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玄凤尖叫着回应,一人一鸟站在一起,小童口中念念有词,双手翻转,从手中射出一道强光,而玄凤的眼里,同时射出两条细细的如红外线的红光,一齐逼向紫色水晶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停下!”我急忙叫停,“不能用外力,水晶球开始缩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清楚的看见,水晶球因为外力的作用,一缕缕如丝线般的雾气,加快节奏缠绕收拢,渐渐地成了一个蚕蛹状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童崩溃大哭:“玄凤,快去找玄凰来救少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玄凤应声而起,绕着越来越小的水晶球飞了三圈,才恋恋不舍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起森林里发生的事情,我悄悄的咬破了手指,说不定我的血也能破了这个“结界”呢?

        血液却没有喷涌出来,我只能走近,将一滴血滴落到紫色水晶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血液一下子就被紫气吞噬,我想象中的情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小童走过来推了我一把,狠狠说道,“这是比你还厉害的妖气,你滴血进去,只能让它更有力量……你这个小妖,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也是想帮忙的……”我急忙给小童道歉,他虽有些不礼貌,但是出于护主心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急得围着紫色水晶球打转,搓着手不停的说:“怎么办怎么办?少主要是今晚出不来,就永远出不来了,玄凤玄凰你们快点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色水晶球逐渐收紧,里面的人,已然没有了空间,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动一下,我跟小童一样焦急,只是我没有他那么伤心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妖,你快想想办法,妖气马上就要完全闭合了,到那个时候,他的身体就会一点点被吞噬……”小童抹着泪说,“最后,什么都不会剩下?!?

        莫之言,他关系到妖界的安危,他不能消失。他消失了,我问谁要《妖籍》?

        我的思维急速飞转,怎么才能破了这个水晶球?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我灵机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是妖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童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拿出婆婆给我的银簪,黑夜中,它闪着柔和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想,既然小童和玄凤以身体撞击发出的“柔和”力度只能给水晶球增加力量,那么,银簪性刚,可以试着刺破这个球体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婆婆说她今年六百多岁,她的道行,不是一般的妖能及,她能让我用一根银簪抵挡妖魔鬼怪,这东西自然也是神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帮帮我,婆婆……”我心中默念着,举起银簪刺向紫色水晶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银簪在我手中突然变长,一条蛇状物蜿蜒着将紫色水晶球紧紧缠绕,随着“嗤嗤”的响声,银簪的蛇头里喷射出一条条信子,密集的刺向水晶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色水晶球好像是气球被放气了一样,瞬间瘫了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丝丝缕缕的东西,流淌一地,发出“滋滋”的响声,转瞬间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童转悲为喜,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银簪回到我的手里,我翻来覆去的看,它仅仅是一个银簪而已,却在关键时刻散发着魔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!你醒醒!”小童扶起莫之言有些吃力,我赶紧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子实在是很单薄,而且很冷,触手之处,如碰寒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颤,有种莫名的伤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,暗夜里那么显眼,那么显眼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心一阵绞痛,是他,真的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没有想到,他就是莫之言,莫之言就是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!”小童焦急的叫着,全然不顾莫之言的上半个身子,已经全部在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这么冷?”莫之言的身体在我的怀里,好像是一块冒着寒气的冰。隔着厚厚的衣服,我都能感觉到厚重的寒气侵袭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主身中寒冰毒多年,每年会大发作一次,昨天就已经发作了……”小童急忙掩住嘴巴,觉得自己说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就已经发作,他在山谷救我,怪不得那么苍白,原来还在生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要怎么才能让他醒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莫之言,你救过我两次,这一次,让我来帮你度过难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呼唤玄凤,带我们回去?!毙⊥治兆?,用嘴吹响了对玄凤发出的哨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我感觉到莫之言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,他眉头紧蹙,脸色和双唇愈发的白,白得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童……你家少主冷得发抖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魔童,这是少主给我的名字?!毙⊥饣岫雌鹄雌骄捕嗔?,“没事啦,他只要没被妖气吞噬我就放心了。现在你只要给他一点温暖,玄凤回来后,我们就可以回去疗养了?!?

        他可能已经习惯了少主的病,但是在我看来,莫之言微皱的眉头,就已经让我心疼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将他打着寒颤的身子,紧紧贴着我取暖。这荒郊野外,寒风肆虐,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什么无上至尊,我已经完全顾不上了。

  //www.j6o5l.cn/books/3/3765/303879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新疆喜乐彩一等 www.j6o5l.cn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j6o5l.cn
  • 伊朗队一胜解“三愁” 见到小组出线曙光? 2019-04-09
  • 市第六十六中学举办“防治结核病”讲座 2019-04-06
  • 四件圆明园流散文物汉白玉螭头“回家”(组图) 2019-04-06
  • 李白传世唯一手迹《上阳台帖》现身 这件国宝如何入藏故宫? 2019-03-31
  • 浙江开化一孕妇车上产子 的哥超速救人被免于处罚 2019-03-29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3-29
  •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“人民军队的创建” 2019-03-26
  • 白云区新办证大厅户籍办理服务平台正式投入使用啦 2019-03-24
  • 吴建豪被爆离婚,娇妻历数“五宗罪” 2019-01-02
  • 全总十六届八次执委会议召开 2018-12-02
  • 844| 133| 866| 614| 215| 432| 963| 168| 426| 978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