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喜乐彩一等 > 桃之妖妖 > 第十五章 痛心的交易

新疆鹏航行奖金制度:第十五章 痛心的交易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萝卜头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羽汐轻点着如意的小鼻子,眼里充满了溺爱的神色。如意有些恍惚,她刚才对落兮那么狠,转眼对如意又这么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路羽汐,到底是什么来路?

        她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脸,应该是国际标准三围的身材,歌唱得动听,功夫还那么好!

        她时而邪魅,时而高雅,时而爱意泛滥----如仙如妖如魔让人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去?!比缫夂敛挥淘サ幕卮?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传达给她的意思,是一定要去的?!堆繁凰米吡?,我们要想办法拿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路羽汐顿时就一脸的惋惜:“可是,我真的很喜欢你。大萝卜头,你可以再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啦!我已经想好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路羽汐不舍的摸了摸如意的大脑袋后,伸手从自己的脖子上,取下一条项链:“这是我最喜欢的象牙石,送给你。以后,凡是有我的地方,你都可以来,谁也不会阻挡你。你要是遇到困难,吹响象牙石,我就会立刻去你身边救你?!?

        这语气,来头不小??!

        她把那条奶白色的项链挂在如意的身上,突然取出了吃进身体里的隐光剑!可是并没有血肉横飞,那隐光剑从她身上取出来时,发出出鞘一样的声音,仿佛那剑是剑,路羽汐不过是一个藏剑的剑套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萝卜头,想不想要姐姐这隐光剑?”她把剑高高举起来,那剑柄上,明显还留着几滴血,却慢慢的慢慢的渗透进了剑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意急忙摆手:“我不要我不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这可是仙界魔界妖界都想争抢的宝剑,它可以使日月黯然无光,可以斩妖除魔无可阻挡,死在它手下的生命,已经不计其数……得到隐光剑,以后,天下之大,任由你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为什么落兮有了隐光剑,反而却被你伤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,她不是这剑的主人!”路羽汐说,“隐光剑早已经与它的主人融为一体,所以,在别人手里,它不过是一柄普通的剑而已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她的主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路羽汐甜笑着,“可是,如果你喜欢的话,你就是它的主人。以后,它?;つ?,把欺负你的人都大卸八块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!你不要再说了,听着好吓人……”如意捂着耳朵,“我不喜欢打打杀杀,所以我不要你的剑?!?

        路羽汐换了一种眼神看着如意,她难以置信,世间竟有对隐光剑不动心的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难得了!我真是好喜欢你??墒悄悴辉敢飧易?,我不会勉强你?!甭酚鹣罅四笕缫獾男×?,不舍的说,“我相信,我们会再见面的。大萝卜头,再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绚丽的光彩闪过,路羽汐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意看得呆了,我心里竟然有些惆怅,在我与路羽汐之间,如意最终还是选择了我,但是,她对路羽汐的留恋和向往,却是那么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意,你为什么不随她去?《妖籍》在她身上,我们一起去了可以想办法偷回来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桃子姐姐你忘啦?你的身体还在飞云阁外面呢!要是我跟她走了,你的灵魂走远,你的身体就会死去的?!?

        我恍然大悟,要是现在我能抱抱她,我一定给她一个久久的长长的拥抱。连我自己都忘记了,只一心想要《妖籍》,她却把我放在首要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意,有你真好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你的泪都把我的心打湿了,桃子姐姐,我们先出去,这里不能呆太久了?!?

        回去的路异常通畅,没有任何阻挡,当我的灵魂回归身体之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一把抱起了如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长大了许多,重了许多,已经不是我一只手就能捏住的小不点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快别肉麻了。你不觉得不对头吗?”如意挣脱出我的熊抱,假装很厌烦的推开我,“你不觉得今晚的飞云阁太不正常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不正常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房里那么大的动静,飞云阁竟然没有一个人来看!落兮离开之后,按理说应该搬来救兵,可是不但救兵没来,她也没有来!还有,莫之言那么爱惜他的书,他的书被路羽汐糟蹋成那个样子,他始终没有出现……所以,我不想和路羽汐在那里就啰嗦,想尽管撤离出来?!?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惊,刚才路羽汐说,莫之言还是那么不堪一击,是不是他已经被路羽汐击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飞云阁被控制了吗?如意,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。莫之言病了,落兮输了,魔童还是个孩子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担心着莫之言,他寒冰毒发作,大病未愈,这次遭遇路羽汐这样的对手,他不一定打得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小看飞云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和如意的身后,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,我们同时回头,那凸起的岩石上,端端的站着落兮,冷风吹过,她的衣裙和头发,飞扬在身后的月色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这句话我几乎是脱口而出。出于本能,或者是,出于她对莫之言的好,我觉得她不是坏人。我刚才看见她在路羽汐手里连连落败,我以为她至少会休整好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起来确实有些疲惫,头发凌乱,脸上妆容不均,好像哭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假惺惺装好人?!甭滟馊匆坏愣疾涣烨?,“我没想到,你一个小萝卜头,竟然这么大本事,能将一个活人带进飞云阁,看来,我还是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打不赢路羽汐又跑来欺负我们?”如意气呼呼的说,“我不怕你!我有这个象牙石,我可以把她叫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陶紫瑜,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?!?

        我身上一无所有,除了如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打如意的主意,你就不用开口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喜欢一个萝卜小妖?!彼恍嫉乃?,“奇异峰里什么没有,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妖精,食之无味。我想和你做的交易,你一定会感兴趣的?!?

        食之无味?她还吃妖精?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的手轻轻一扬,那手上赫然是一本书!

        她纵身一跃,衣袂飘飘到了我的跟前,她把那本书递到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《妖籍》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书抢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被抢走的那一本,是假的。你觉得堂堂飞云阁,会让你们这些小毛贼得逞?一年到头,来这里偷书的贼,不计其数。偷走的《妖籍》,没有一本是真的?!?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刚才落兮不恋战,怪不得从头到尾飞云阁没有一点反应。我还是太年轻了,竟然想不到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这一本,在我手里?!甭滟馑?,“世上绝无第二本《妖籍》是真的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要我的什么东西来交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要答应我,从此以后不要再来飞云阁,从此以后,断绝和莫之言的来往,即使你看见他,也当做陌生人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!我们答应你!”如意一口答应下来,同时蹦起来想要抢走落兮手上的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同她说话,跟你没关系。怎么样,陶紫瑜,你觉得这个交易,划不划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得到《妖籍》,我还有什么借口来飞云阁?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叫断绝和莫之言的交往?我们压根儿就没有交往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后会再看见他吗?山高水远,飞云阁神秘莫测,莫之言高不可攀----不是我想见就能见到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我竟然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从这里离开,我要见到莫之言,恐怕很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的惆怅像薄雾一样慢慢弥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落兮说,“我数到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数!我答应你就是了?!?

        我狠下心,咬咬牙,心中却泛起无限酸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答应没用,你要对着天地发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过分了吧!”如意说,“都答应你了,为什么还要发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说谎心里就不虚,心中不虚的话怎么不敢对神灵发誓?你说是不是陶紫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发誓,从此以后我不再见莫之言,不再踏入飞云阁半步,如果违背誓言,我就不得好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最后,我的嘴角竟然有咸咸湿湿的东西划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兮冷冷的笑了,那笑声中带着胜利者的骄傲,以及对我的不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陶紫瑜!你不懂爱!我可以为了莫之言去死,而你,为了一本书,就可以放弃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笑声还在耳边回荡,人已经腾空而去,那本书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不偏不倚的落进了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赶紧收入怀中,这是我用最珍贵的东西----对一个人的喜欢去换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意却提醒我先翻开看看真假。

        借着如意眼里的光芒,我翻开书的扉页,里面的文字我一个也不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意,你给我读读?!?

        如意把脑袋趴过来,细声细气的念着一连串我也听不懂的话,她一边念,一边点头摇头,吧啦吧啦一长串的词语从她嘴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我竟然一个字也听不懂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妖的官方语言,你平时听的都是地方方言,所以你现在听不懂啦!”她催促着,“快走快走!这一本是真的,再不走的话她就反悔了!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就用方言念给你听!”

        妖的语言居然还有官方语言和方言之分?我长见识了!

        我对着暗夜里的飞云阁,默默的,默默的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见了,飞云阁,再见了。莫之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真的是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山的时候,我真想听听莫之言的笛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上一次在山谷里,他从知善的手里救了我,我听着他的笛声下了山,那不仅仅是一种享受,还是一种特有的安全感----笛声悠扬,证明他还在我的不远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直到我和如意走下半山腰,那笛声再也没有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此刻,落兮正在对他说着话,取笑着我的誓言,那么可笑的誓言。

  //www.j6o5l.cn/books/3/3765/30877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新疆喜乐彩一等 www.j6o5l.cn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j6o5l.cn
  • 伊朗队一胜解“三愁” 见到小组出线曙光? 2019-04-09
  • 市第六十六中学举办“防治结核病”讲座 2019-04-06
  • 四件圆明园流散文物汉白玉螭头“回家”(组图) 2019-04-06
  • 李白传世唯一手迹《上阳台帖》现身 这件国宝如何入藏故宫? 2019-03-31
  • 浙江开化一孕妇车上产子 的哥超速救人被免于处罚 2019-03-29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3-29
  •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“人民军队的创建” 2019-03-26
  • 白云区新办证大厅户籍办理服务平台正式投入使用啦 2019-03-24
  • 吴建豪被爆离婚,娇妻历数“五宗罪” 2019-01-02
  • 全总十六届八次执委会议召开 2018-12-02
  • 5| 976| 129| 660| 497| 571| 691| 59| 926| 90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