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喜乐彩一等 > 桃之妖妖 > 第三十三章 嗨!好久不见

投乐彩这网站合法吗:第三十三章 嗨!好久不见

        做王还是做奴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问题,就像向通灵问我做人还是做妖一样,让我难以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做王,我没有为王的本领。我仅仅是一个沦落人间五百年的,曾经的王。如今我微小如尘埃,离王的距离,相差太远,远得不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奴,我更不愿意。婆婆对我,没有一丝感情,谁都能一眼看出,但是她把我从寒冰水月救出来,养我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我不能在她重伤之际离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小的如意紧挨着我,拉着我的手,小声说:“桃子姐姐,你不管做什么,我都跟着你?!?

        婆婆哼了一声,说道:“陶紫瑜,你不用顾及我,你个白眼狼,我早知道你会离我而去,既然你知道生死符,那五百年前的事你也记起来了!你确实是妖王,但是,却是个空皮囊!你的元神,不在你身上,你再修炼千年等有了元神,再说做王的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燕无双的元神不在桃子身上,却也不在合欢身上?!辈缀B痪牡乃?,“所以,就算你费尽心思扶持合欢,她也是个臭皮囊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不解,蝴蝶谷大战,燕无双明明将自己的元神打入合欢体内,沧海却说元神不在合欢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合欢的前身是合欢树,她靠吸食男人精元为生,身体里污秽不堪,精神更是贪婪无比。尹素,你不要忘了,要想拥有妖王的元神,必须要有一个干净的身体,以及善良的灵魂,合欢永远做不到这两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沧海指着我,继续说道:“但是,她能!她善良隐忍,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都干干净净!尹素,快把燕无双的元神交给我,立桃子为王,打开封印的万妖王国,那样,妖族才能免于一场灭绝的灾难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”婆婆一口浓痰吐过来,差一点喷在沧海脸上,她怒道,“一切尚未有定论,你就觉得你赢了?沧海,我和你打个赌,陶紫瑜,她永远不可能成为妖王!要是能的话,我有她的元神,有她的灵犀剑,万事俱备,我早就立她为王,何必等着这五百多年!”

        沧海脸色稍变,尹素说得对,她那么急于回到蝴蝶谷,为什么不早利用我为王,偏偏要等这么多年还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堂堂猎命师,不和你一个妇道人家口舌之争,尹素,我们打个赌,看谁先拿到妖族的生死符!”

        婆婆嘿嘿的笑了:“拿到生死符,那要看莫之言答不答应。莫之言宁愿将生死符交给我,也不会交给她。不信,试试就知道了?!?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离去,那个苍老的背影让我有些不忍,跟了两步,她厉声呵斥道:“你将是别人要拥立的妖王,你跟着我一个老婆子做什么?别听见我有妖王的元神,有灵犀剑就动了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倒退两步,她眼里的冷漠让我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从此以后,不要在我的眼前出现!凡是阻拦合欢成王之路的人,都是我的敌人!沧海,今日我没有死在你的手里,以后,恐怕你就杀不死我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婆婆是圣手神医,她一定会研制出解噬魂箭毒的解药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听她如此说,心里稍安。她不论如何骂我,如何嫌弃我,我始终做不到看她在我眼前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黑光闪过,婆婆变身成功,一只巨大的鹰,腾空而起,半边的翅膀少了半截,却并没有影响她的飞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长鸣数声,消失在云层里,我莫名惆怅,我和她之间的缘分,就这样尽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多么冷漠的相处,就算多么无趣的陪伴,却始终一起走了五百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终于走啦!以后她要是再欺负你,我就让她再吃几个松果!哼,姐姐你不要怕,以后有我?;つ??!比缫馓鹉迥宓乃?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?!闭馐遣缀5纳?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转身过去,他依然笑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沧海,谢谢你,谢谢你没有杀我婆婆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谢我,是你用自己换的。比起她的命,我更喜欢你成为我的人。也许这话很难听,但是桃子,你记住,君子一言快马一鞭,日后我不再为难尹素,你也信守承诺,成为我的人?!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想太多,你和我,完全是一种附属关系?!彼魍训乃档?,“就算你以后成了一代妖王,你依旧脱离不了这种关系。当然,你想和我的关系更进一层,我……不介意?!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介意呢!”如意窜出来打破这份尴尬,“我才不要你做我的哥哥,我要向叔叔!桃子姐姐,我们什么时候去魁星阁找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家伙一直念念不忘向通灵,拦都拦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魁星阁?向叔叔?你说的可是阴阳镖师向通灵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只能点头承认,沧海无所不能,我要隐瞒,可能也只是暂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笑:“向通灵,那可是我的挚友!我们交往多年,相互欣赏。很多时间,我会把捉到的灵魂给他,他负责押送到地府,我们之间,除了朋友,也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。你们如何认得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便把认识向通灵的前前后后粗略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,桃子,不用去魁星阁找他,明天晚上路羽汐的演唱会,他也会来现场,到时候如意就可以见到他了?!?

        路羽汐的演唱会,到底要吸引多少各种各样的人去捧???

        猎命师,阴阳镖师,我相信,还有更多的神秘人物会出现在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,他们却不是路羽汐的歌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好啦!太好啦!我一定要向叔叔教我功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沧海刮了一下如意的鼻子,说:“妖要学功夫,自然是要跟着妖学,你跟一个道士学功夫,那不叫学艺,那叫——自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沧海的几条恶狗突然嗅着地面,鼻子喷着粗气,其中一条黑白色的狗,一个箭步飞出去,冲入丛林里,接着传来它的叫声,其余几条狗随即回应,一起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沧海箭弩在手,微闭眼睛,侧耳倾听,只是两秒,他睁开眼睛喜笑颜开:“桃子,我带你去狩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行啊,我跑不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的话音未落,身子已经被沧海带起,他抓住我的一只手臂,如蜻蜓点水般,在树梢上稍作停留,然后又轻轻松松跃起,落于几丈之外的树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意在后面死命大喊:“哎呀!带上我??!我还没有来,不要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家伙,你学习本领的时候到了!”沧?;赜θ缫?,又对我说,“她是妖,你要对她苛刻一点,该学的本领要学,一味的宠爱,只能让她一无是处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意,你快跟上来!”我大声唤她,却不觉脸红,我也是妖,我却什么本领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起起落落,我们落进一个四面绝壁的峡谷。沧海的狗早已经来到,围着一池碧水,狂吠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有一个天然的水池,水色幽蓝,倒映着四周白色的峭壁,如诗如画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关键是,那碧蓝的池水里,泡着一个全裸的女子,她背对着我们,长长的头发一半落进水里,一半浮在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长发遮不住的小香肩,有闪亮的水滴,吸足了太阳的光芒,闪着五光十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半浸泡在水下的身子,修长白皙,该凸则凸,该翘则翘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本来是惊慌的落下来,见到如此尤物,虽然觉得美轮美奂,却是与沧海在一路,不禁也脸红心跳,不敢再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美人入浴影朦胧,缕缕发丝半遮胸……我以为你几兄弟在狂叫什么,原来是闻到美人香了!如此好事,怎么少得了我?美人,你等等,我这就下来陪你?!?

        这话是沧海说的吗?如此下流!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沧海跳进了水池里,手上的箭弩却没有放下,原来只是嘴上功夫,其实手上丝毫都没有懈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家养的狗,吵老娘清静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美人转身过来,一张素脸,却如出水芙蓉般清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声音,明明是一个男人!

        叶九灵!她虽然没有华丽的妆容,我还是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转身,那满头的黄发恰恰落在了一对酥胸上,半遮半露,美得让我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沧海却敢直视,还敢啧啧啧的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美了,你若不是妖,我定娶了你?!?

        叶九灵哈哈大笑:“你是谁?说出来让我记住你,因为,你是第一个,说要娶我的人?!?

        “猎命师,沧海?!?

        叶九灵小鼻子冷哼一声,不屑的说:“猎命师?又有谁要老娘的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沧海笑道:“要你命的人实在太多太多,但是都出不了让我满意的代价,所以,暂时我不会杀你?!?

        “咯咯咯咯……”叶九灵的声音,变成了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沧海,你刚才说什么?若不是妖,你便娶我?你可当真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呀……我来了……”半空一个声音响起,如意像一个断线的风筝一样,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她掉进了水里,砸起一片水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救命??!救命!我不会浮水啊……”她在水里扑腾着双手滑稽的大喊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水不深,她的小身子也是浮在水面上,只是这大冬天的,三个人都泡在水里,太冷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叶九灵一把拉起如意,如意看清楚了她之后,尖叫:“桃子姐姐,你快救救我,她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九尾狐??!向叔叔,快来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心里一紧,她谁不喊,偏要喊她向叔叔。叶九灵和向通灵昨日大战,虽侥幸逃脱,对向通灵一定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东西,以后小心一点,你还不会驾驭方向吧?你飞行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掌握力度,不然,你会飞过头的?!币毒帕椴坏挥猩撕θ缫?,反而将她搂在自己的胸前,轻声对她说怎么飞行!

        我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沧海,能不能把如意抱上来?”我说,“太冷了,我怕她受了凉?!?

        叶九灵这才将她的目光洒向我,她的目光里,有微波流转,满目含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她嘴角微微上扬,伸手一只白皙的玉手,对我摇了摇,轻声用女声说道:“嗨!燕无双,好久不见!”

  //www.j6o5l.cn/books/3/3765/417912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新疆喜乐彩一等 www.j6o5l.cn。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j6o5l.cn
  • 伊朗队一胜解“三愁” 见到小组出线曙光? 2019-04-09
  • 市第六十六中学举办“防治结核病”讲座 2019-04-06
  • 四件圆明园流散文物汉白玉螭头“回家”(组图) 2019-04-06
  • 李白传世唯一手迹《上阳台帖》现身 这件国宝如何入藏故宫? 2019-03-31
  • 浙江开化一孕妇车上产子 的哥超速救人被免于处罚 2019-03-29
  • 这些人宁愿将每人吃过的饭菜倒掉喂猪,也不愿留给贫寒者,这种腐朽的资本主义的道德该收场了 2019-03-29
  • 朱德之孙朱和平谈“人民军队的创建” 2019-03-26
  • 白云区新办证大厅户籍办理服务平台正式投入使用啦 2019-03-24
  • 吴建豪被爆离婚,娇妻历数“五宗罪” 2019-01-02
  • 全总十六届八次执委会议召开 2018-12-02
  • 792| 184| 54| 392| 228| 241| 752| 458| 860| 575|